首页
当前位置: 专题首页 >> 直击会场 >> 正文
路人倒地扶不扶? 上海立法规范紧急现场救护
来源:上海人大网     作者:詹顺婉     时间:2016-04-21 07:35

  路人倒地,该不该伸手相助?曾几何时,“扶不扶”成为一个国民难题。如何能通过立法,让善心善行没有后顾之忧?4月20日,被称为上海版“好人法”的《上海市急救医疗服务条例(草案)》提请上海市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二审。《条例(草案)》中明确,鼓励具备急救技能的市民实施紧急现场救护;其紧急现场救护行为受法律保护。然而,如何更合理合法地为正义撑腰,保证“好人法”落好地,审议中,常委会委员、市人大代表们呈现了不同观点。

  好心办坏事是否该免责

  正方:为正义撑腰须旗帜鲜明

  反方:上位法不容逾越

  侧面:尽快落实补偿机制

  路遇他人突发疾病,应不应该帮?怎么帮?针对这一问题,《条例(草案)》给出了明确答案:“市民发现需要急救的患者,应当立即拨打120专线电话进行急救呼叫”;同时,“鼓励具备急救技能的市民,对急危重患者按照急救操作规范实施紧急现场救护”。而对于在此过程“没救好”、好心办了坏事的情况,条例草案也明确,“其紧急现场救护行为受法律保护,对患者造成损害的,依法不承担法律责任。”

  对此,不少常委会委员给予“点赞”,吴凡委员认为,目前遇到有急救的情况,老百姓往往徘徊在救与不救的当口上,此次立法能够明确紧急救护予以免责,非常不容易,也是本次立法当中一个很大的亮点。

  然而,这一条款的诞生并不容易,在审议中也遭遇了一些不同意见。有委员提出,紧急现场救护行为是否免责的问题涉及基本民事制度,属国家专属立法权限,应该根据上位法来规定。

  对此,市人大法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丁伟表示,“紧急现场救护行为是一种人道主义救助,可以为专业人员的后续救治、挽救患者生命和健康赢得宝贵时间。上海地方立法应当在全社会鼓励和倡导这一救护行为。”

  另一方面,还有委员指出现有的法规不够“解渴”。沈志先委员对现有条款进行了仔细解读:根据现有条例草案,要实现免责,需要满足两个条件,必须要具有急救技能的市民,并且是按照急救操作规范来实行救护,他的紧急救护行为是受到法律保护,依法不承担法律责任。沈志先认为,“这项条文难以解除愿意做好人的后顾之忧”,他建议,相关条款能否修改为“市民善意的紧急救助的行为受法律保护”,对“患者造成损害的依法不承担法律责任”。

  “这部法规之所以被称为‘好人法’,其目的是要让好人做善事的同时得到好报”,在市人大代表吴坚看来,实施“好人法”后,如果市民的紧急救护对急危重患者提供了帮助,不仅是要免责,还要鼓励、表扬和奖励,他希望条款能进一步具化。

  他同时建议,由于客观上造成受救护者的一些损伤,而且经过法律程序的认定有民事责任的话,政府的态度也应该旗帜鲜明,要进行给予补助或者补偿,“这样才能充分体现本次立法的宗旨”。沈志先委员也表示,现在要鼓励好人,好人多一点,政府要对此予以酌情补偿,那也是我们政府所做的贡献。

  

   夯实爱心土壤 普及培训是关键

  除了“不敢救”,“不会救”也是导致现场急救率低的另一个因素,由于普及性急救培训的缺失,“怕救死”使得很多公民不得不选择“袖手旁观”。审议中,不少委员也提出,要夯实爱心的大众土壤,在“鼓励”、“免责”的同时,还应加强急救培训的制度建设。

  有的委员提出,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应当组织人员参加急救知识普及性培训,急救知识和技能的课程应当进入国民教育体系的各类学校。为此,条例草案增加了相关规定,并要求,“各级各类学校应当开设急救知识和技能课程,组织学生开展急救知识和技能的培训。”

  此外,还有委员提出,参加培训的特定人员范围应当在予以适当扩大。公安、消防人员和学校教师由于其岗位的特殊性,有更多的机会可以发现和面对急危重患者,并对患者实施紧急救护。为此,条例草案要求:“公安、消防人员、公共交通工具的驾驶员和乘务员、学校教师、保安人员、导游以及自动体外除颤仪的使用人员,应当参加红十字会、院前急救机构等具备培训能力的组织所开展的急救知识和技能培训。”

Copyright 2013, Shanghai Municipal People's Cong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人民大道200号 邮政编码:200003 电话:23111111
上海市人大常委会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严禁复制或镜像
推荐分辨率大于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