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人大首页 > 基层立法联系点

应如何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曹杨召开立法征询会,提出了这些建议

来源:美好曹杨 2020/12/28 11:07:39

加强知识产权保护

对完善产权保护制度

具有重要意义

同样能够为提高经济竞争力

提供最大激励

制定知识产权保护条例

营造法治化知识产权保护环境

是上海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

提升城市创新策源功能的现实需要

也是优化营商环境

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保障

WDCM上传图片

  随着经济和信息技术的发展,曾于2002年7月施行的《上海市专利保护条例》已难以适应创新环境的现实需要。

WDCM上传图片

  近日,曹杨新村街道于五零园区召开《上海市知识产权保护条例(草案)》立法征询会,从事知识产权活动的相关企事业单位、科研院所、技术中介机构、科技服务机构及对知识产权感兴趣的相关企业、人员等参加,一同为该条例草案的完善与优化建言献策。

征询会上

大家都提出了哪些

意见与建议呢

一起来看看吧~

WDCM上传图片

  会上,大家对草案中提到的以下内容表示了肯定:

  草案第五条、第六条都进一步明确了各政府部门的相关职责,明确了牵头部门、执法主体,为上海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的工作推进提供了政策引领。

  草案第四章以专章的形式,着重强调了对知识产权的司法保护。

  其中的第二十七条提出,人民法院应当推进知识产权民事、刑事、行政案件“三合一”审判机制改革,对部分案件施行集中快速审理;第二十九条提出,对情节严重的恶意侵权行为依法判令承担惩罚性赔偿责任。

  知识产权保护历来存在侵权成本低、维权成本高的矛盾。

  根据美国知识产权法律师协会2015年经济调查报告统计,在美国,诉讼标的额在100万到1000万美元的各类专利案件,从起诉到调查取证结束的平均费用为95万美元,从起诉到结案的平均费用总额(包括律师费、法院程序相关费用、专家证人费用等)为200万美元。

  而标的在1000万到2500万美元之间的专利案件,从起诉到调查取证结束的平均费用为190万美元,从起诉到结案的平均费用总额为310万美元。

  结合工作人员在实务操作中的相关经验来看,与其他有形财产相比,知识产权侵权行为具有隐蔽性、不确定性和因果关系复杂等特点,发现和认定侵权行为比较困难,被发现侵权的概率相对较低,部分案件专业性强,需要申请专家证人出庭,造成审理周期长、维权成本高。

  即便法院确定的损害赔偿数额,与被诉侵权行为给权利人造成的实际损失相当,对于侵权人而言,其仍可能因未被查获的侵权行为而获利。

  更重要的是,知识产权侵权损害不像物权侵权损害那样具有确定性,且侵权行为与损害之间的因果关系非常复杂,法院在确定损害赔偿时存在较大困难,最终确定的损害赔偿数额不一定能够与权利人的实际损失相吻合。

  因此,该草案条款也进一步体现出提高知识产权侵权成本、降低维权成本,助力知识产权保护的用意。

  草案第三十二条提出,人民检察院应依法开展知识产权公益诉讼工作,将公益诉讼这一创新领域与知识产权保护结合起来,值得肯定。

  可以说,《上海市知识产权保护条例(草案)》体现出上海对营造法治化知识产权保护的努力与创新,但仍有几个问题需要明确:

  草案第五条中虽然明确了各部门按照各自职责做好知识产权保护,但在实践中,知识产权保护问题往往是跨部门职责的,造成各部门都有权管却都管不全,考虑到这种跨部门跨专业领域的协调情况,与会人士建议进一步对知识产权部门的协调职责予以兜底明确,增加相应兜底条款:

  “对于知识产权保护工作中没有具体责任部门或者涉及多个部门无法落实的,明确由市知识产权行政部门负责协调”。

  草案第二十七条的内容可以进一步细化。

  如在行政执法与司法保护衔接过程中,是否可以建立并增加“建立行政执法部门与司法部门协作配合机制,建立健全信息共享、案情通报和案件移送制度。”的表述。

  草案第二十九条规定中提到“情节严重的恶意侵权行为”这一概念,建议对“情节严重”、“恶意”等进行进一步明确细化,真正使立法得以落地实施,具备可操作性。

  草案第三十二条提出“检察机关对于涉及公共利益的知识产权保护,应当通过诉前检察建议、督促起诉、支持起诉、提起诉讼等方式,依法开展公益诉讼工作”,但其中有一个问题在于,知识产权从其本质而言是属于权利人的私权,且人民检察院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公益诉讼的案件范围主要集中在污染环境、食品药品安全领域侵害众多消费者合法权益等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在没有适格主体或者适格主体不提起诉讼的情况下,公益诉讼如何介入知识产权这一私权,还需要进一步界定明确。

  草案第二十条提到的“建立健全本市重点商标保护名录制度”,建议增加按年度对保护名录进行动态调整的表述。

  此外,“重点商标保护”的表述容易引起歧义,各商标权利应当都是平等的,采用重点商标保护的表述容易产生保护不平等的歧义,建议将第二十条第一款内容调整为“市知识产权部门应当建立健全本市商标保护名录制度”,侵犯本款所列注册商标权利的行为应当在实践操作中由知识产权部门认定为情节严重。

  草案第二十五条提到的“技术调查官制度”的建立,建议知识产权相关管理部门与人民法院共同建立技术调查官数据库,进一步降低权利人在申请专家证人出庭时的维权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