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人大首页 > 稿库

老房子没电梯,又用不来“盒马”“叮咚”,高温天这些爬楼梯买菜的老人谁来疼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王海燕 2020/8/4 9:51:28

WDCM上传图片

  炎炎夏日,很多人选择足不出户,买菜上盒马、叮咚,或者叫个外卖。不过,住在老公房里的老人们就没那么顺遂了。

  “我去看了几家,看到他们汗水淋漓、气喘吁吁爬楼梯的背影,真的很心疼这些老人们。”市人大代表屠涵英说,住在老公房的老人很多不会用APP,他们每天要出去买菜、倒垃圾,平日里还能爬爬楼梯,可到了高温天,爬楼梯就是桩不小的挑战。“总不能都指望志愿者送上门吧。

  这两年,上海加装电梯的步伐正加快,不少老式公房加装成功,夏日里他们可以松口气了,但是仍有大量老公房居民在为加装电梯一事而烦心。“加装电梯的环节到底卡在哪里?居民们有什么具体难处?上海有那么多老楼,总要解决这个问题。”这个夏日,屠涵英、许丽萍、施政、黄晨、赵爱华、洪程栋等人大代表都在为此事而奔走调研。

  一个多月前刚被任命为非驻会委员的许丽萍代表就在为加装电梯而忧心。“这件事很迫切,关系到很多老人的生活质量,特别是高温天,上下楼梯太不方便。”她和几位代表调研了不少小区,对话了不少部门。

  她拿出一组数据,截至今年6月底,本市已有1124幢房屋通过居民意见征询后规模化加装电梯,其中已经完工投入运行318台,正在施工176台,尚有630幢房屋正在进行加装电梯前期工作。

  “我们通过调研发现,多层住宅加装电梯推进中涉及电力、通信、燃气、水务等管线移位工作,里面存在两个突出问题:搬迁时间长、价格贵,收费标准不完全透明!”

  他们实地走访了闵行、普陀、宝山、静安等几个区,那里的居民都向她反映,搬迁周期长,管线移位从申请到完成搬迁需要2-4个月不等,影响整体进度;其次,收费较高,如电力管线移位费用需要2-3万元/台。社区居民还反映存在收费标准不透明、不统一的情况。

  区里告诉她,目前与管线单位的协调,主要依靠街道和居委会,区级层面也有一定的沟通,但市级层面的沟通机制亟待建立,希望能强化与管线归口管理单位的直接沟通,尽可能设置绿色通道,尽可能减少管线移位时间。许丽萍当场回应。“这是痛点问题!我会为你们代言。”

  许丽萍代表关注的是“配套管线”,屠涵英代表关注的则是电梯成本问题。这些天来,她还专门去杨浦、宝山、虹口等区实地考察了一圈。

  “电梯加装的背后牵涉众多复杂的利益关系。原则上,这栋楼超过三分之二的住户同意就能展开下一步工作。但在实际操作中,但凡有一户人家不同意,后期的事情就很难办了……”

  屠涵英说,“我看了几个区,发现如果区里比较重视这件事的,加装成功的案例就比较多。而如果仅仅靠居民自己来推,困难就多一点。我们代表也开了几次会,推心置腹地谈过,要不要这么强调政府的作用。如果政府自我加压,作为指标去推进,会不会骑虎难下?我们认为,除了强调政府作用,也要发挥市场这只手的作用。”

  最近,屠涵英听说杨浦殷行街道想尝试一个新做法BOT,即企业带资入场加装电梯,居民以“包月”“包年”形式购买使用权,企业在一定年限后将电梯相关权限完全移交给居民。

  “这一定程度上有助于解决部分居民因不愿一次性分担建设成本而导致加梯难产,给加装提速,还能解决保养维护等后续问题。”但她也有些顾虑,“我知道建筑行业有BOT的做法,如果移用到加装电梯领域,会不会有什么法律障碍,如果可行,是否有进一步的推广价值。这其中,我们人大代表又能起什么作用,能否提一些修法建议。” 屠涵英说,她这周就要听听这个街道居民的具体想法,再作些思考和调研。

  目前,许丽萍代表已经将相关建议提交到代表建议库。“上周五我去参加人大相关调研活动时,在场的房管局负责人说,电梯配套管线问题正在推进,听到这个消息,我挺高兴的。希望下一个夏日,更多老人不用这么费力去爬楼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