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上可变栏目

当前位置:专题首页 >> 条例实施

上观新闻丨上海这部条例是全国唯一名称体现“传承弘扬”的地方立法

2021年6月29日 10:18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王海燕 编辑:余燕

  上海这部条例是目前全国唯一一个在名称中体现“传承弘扬”的地方立法。

WDCM上传图片

  上海,党的诞生地和初心始发地。

  筹建近两年的中共一大纪念馆6月初开馆,络绎不绝的参观者来到这栋石库门建筑,感受百年沧桑,体会初心使命。

  随着“七一”临近,包括中共一大纪念馆、中共二大会址纪念馆、中共四大纪念馆,以及中共中央政治局机关旧址(1928-1931年)、中共中央军委机关旧址纪念馆等在内的一批上海红色地标完成建设或修缮改造并对外开放。612处散布在上海大街小巷的旧址遗址、纪念设施等各类红色资源串珠成链,共同构成上海党史学习教育的“第二课堂”。

  5月21日通过的《上海市红色资源传承弘扬和保护利用条例》,将于7月1日起施行。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主任丁伟用“正当其时”四字来形容这部法规的颁布实施。

  为什么制定这样一部法

  丁伟表示,上海作为党的诞生地和初心始发地,在这个历史时刻制定和出台一部传承弘扬和保护利用红色资源的地方性法规,具有极其特殊的重要意义,充分体现本次立法的政治性和时代性。

  记者了解到,这部法从立项、启动、起草全过程,都是根据市委要求,由党委职能部门统一牵头组织推进。《条例》明确红色资源的传承弘扬和保护利用实行党委领导、政府负责、部门协同、社会参与的工作机制,建立市、区两级包括党委、政府相关部门为主要成员单位的联席会议机制,办事机构设在党委宣传部门。

  不少专家学者表示,这部红色立法体现了上海的资源优势。上海是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地,红色资源点多面广、丰富多彩,在中国近代史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相比外省市同类立法,上海纳入《条例》适用范围的红色资源最为宽泛,充分体现了本次立法的系统性和全面性。

WDCM上传图片

  上海市档案局原馆长、上海市党史特约研究员邢建榕说,这部条例显现了上海红色资源的丰富性、多样性和首创性,突显它的历史价值、教育作用和纪念意义,彰显了上海作为中国共产党诞生地的突出地位。

  “这部红色立法注重传承弘扬,突出立法的创新性和引领性。”丁伟表示,在名称上,上海这部条例是目前全国唯一一个在名称中体现“传承弘扬”的地方立法;在体例上,创新性地将“传承弘扬”作为第三章;而在内容上,“传承弘扬”一章共有15条,占条例篇幅的四分之一。

  摸清“家底”明确“管家”

  不久前,上海在对革命文物家底进行系统梳理后,对外公布了本市第一批革命文物名录,共计150处不可移动革命文物和208件/套可移动革命文物,为开展党史学习教育提供了生动的“活教材”。

  记者了解到,这150处不可移动革命文物分布于全市15个区,跨越100多年历史,包含11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和71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08件/套可移动革命文物均为珍贵馆藏一级文物,包括初版的中文全译本《共产党宣言》、上海市人民政府成立时的第一块招牌等。

  摸清红色“家底”,是红色文化传承弘扬的基础。此次立法创设红色资源名录制度。《条例》明确,对具有重要历史价值、教育意义、纪念意义的红色资源列入名录予以保护。经过调查、评审、公示等程序,根据市红色资源传承弘扬和保护利用联席会议建议,由市人民政府核定公布红色资源名录,并实行动态调整。同时,建立红色资源名录数据库,健全信息共享机制。红色资源名录建议名单要向社会公示,公示时间“不得少于二十日”。

  “建立名录制度对红色资源进行调查和认定是有效保护利用的前提。”邢建榕说,本市建立统一的红色资源名录,由市人民政府核定后公布,这改变了以往一些部门各自认定的做法,对于进一步加强上海红色资源传承弘扬和保护利用,进一步挖掘其历史价值和时代内涵会起到更大的作用。

WDCM上传图片

  摸清了“家底”,也要明确“管家”。“红色资源相关主体复杂,涉及党政多个部门以及群众团体,如果各方在红色资源的保护弘扬中有不同意见,由联席会议拍板。”市人大教科文卫委办公室副主任朱杰说。《条例》引入名录制度,建议权则交由一个特别机构——联席会议。

  《条例》明确建立党委领导下的市、区两级红色资源传承弘扬和保护利用联席会议,负责统筹、指导、协调、推动红色资源传承弘扬和保护利用工作,研究决定红色资源传承弘扬和保护利用重大事项,对红色资源传承弘扬和保护利用工作实施情况进行评估并向社会公布。

  明确责任人

  老渔阳里2号,有党的“秘密摇篮”之称。在这幢孕育过重大历史事件的石库门建筑中,黄浦居民赵文来夫妇一住就是40年,为了保护老房子,他们一直没有装修,也不随意添置家具,最终将房屋完好归还,老宅恢复为红色纪念场馆。

  居住在红色建筑里的居民未必就是产权人,那么,他是否要承担日常维护和保养义务呢?此前草案征求意见时,“谁是红色资源的保护责任人”一度引起讨论。

  此次立法遵循“保护为先”的理念,明确红色资源的所有权人或者管理人、使用人为红色资源保护责任人,应当对红色资源进行日常保养和维护,采取防火、防盗、防自然损坏等措施,及时消除安全隐患。

  记者注意到,为充分调动权利人、使用人的保护积极性,进一步激励红色资源保护责任人履行好保护职责,《条例》规定,对红色资源保护责任人开展红色资源保护利用工作予以激励和支持。

  标识不得擅动

  寸土寸金的南京西路,细心的市民发现,一处公共绿地不久前“上新”了一块纪念铭牌。铭牌上刻着“中共中央与共产国际代表联络点遗址”。扫一扫二维码,尘封往事跃然眼前。

  红色遗址、旧址需要明确的标识来指引,在老渔阳里2号居住了40年的赵文来对此深有感触。那些前来老宅探寻红色故事的游客,就是根据他家门口“陈独秀故居”和“《新青年》编辑部旧址”的市级文物保护铭牌找进来的。

WDCM上传图片

  最近,上海首批48处遗址旧址纪念标识设置工作基本完成,提亮了上海红色资源标识度。此次立法对“纪念、保护标识”专门作出规定,《条例》明确,区红色资源传承弘扬和保护利用联席会议应当指定相关部门对列入红色资源名录的遗址设置纪念标识;对列入红色资源名录的旧址、纪念设施设置保护标识。

  《条例》明确,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设置、移动、涂污、损毁纪念或者保护标识。还设置了相应的罚则。如果擅自设置、移动、涂污、损毁红色资源纪念或者保护标识的,由文化旅游部门责令改正,对个人处200元以上2000元以下罚款,对单位处500元以上5000元以下罚款。

  实施分类保护

  中共一大会址所在的兴业路(原望志路)、团中央机关旧址所在的淮海中路(原霞飞路)、周公馆所在的思南路(原马斯南路)等,各自有着说不完的故事和沉甸甸的过往。历经峥嵘岁月,见证时代变迁,它们都成为红色经典步道的一部分。

  为平衡好红色资源保护与城市更新之间的关系,此次立法提出实施分类保护。

  根据条例,对红色旧址、红色遗址、纪念设施或者场所等不可移动的红色资源实施四类保护:

  一是属于不可移动文物、优秀历史建筑、烈士纪念设施的,按照国家和本市有关规定,通过划定保护范围、建设控制范围等方式予以保护,并依法采取相应保护措施;

  二是不属于不可移动文物、优秀历史建筑、烈士纪念设施的红色旧址,位于历史风貌区内的,可以通过历史风貌区保护规划确定为需要保留的历史建筑予以保护;位于历史风貌区外的,参照需要保留的历史建筑予以保护;

  三是不属于不可移动文物的红色遗址,通过设置纪念标示予以保护;

  四是不属于烈士纪念设施的其他纪念设施,按照公共文化设施、城市雕塑等管理规定,实施保护管理。

  《条例》还明确,不得擅自迁移、拆除红色旧址、纪念设施,不得擅自在红色遗址原址重建,并建立红色旧址、纪念设施修缮、改扩建审批内部征询意见制度。

  鼓励社会参与

  从认定到保护,《条例》面对多元主体、庞杂法律体系,逐渐厘清一条红色资源传承弘扬的脉络。红色资源不仅是纯投入,更有待充分挖掘、活化利用。

  创建于1942年的储能中学曾以“民主革命堡垒,爱国志士摇篮”享誉沪上。在那个战乱年代,储能中学先后有40名师生奔赴革命根据地,其中8人壮烈牺牲。学校积极参与红色资源传承弘扬和保护利用工作,每周都有几天对社会开放,由学校历史老师担任讲解员,向公众宣传学校红色历史。

  “红色资源保护主体并不一定就是政府,此次立法鼓励社会参与。这处红色资源的传承保护,是企业自己投钱改建、运营维护,也是企业员工担任讲解员。而通过改造,饭店也提升了自身的品牌和形象,吸引更多客户前来,这种社会参与也是双赢。”朱杰说。

  《条例》规定,鼓励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通过捐赠、资助、志愿服务等方式,参与红色资源传承弘扬和保护利用工作。

  渔阳里改造是另一个活化利用的生动案例。坐落在新渔阳里的团中央机关旧址纪念馆一墙之隔是广告牌。有些广告牌娱乐性过强,与红色弄堂的氛围有些格格不入。纪念馆与商场的主管单位锦江集团协商,提出联合改造围墙的想法,后者不仅同意让出长达60米的广告位,还留出一定参观空间,由原来半开放式改为全部通透的艺术效果。渔阳里广场建成后,成了时尚淮海路上一个不落幕的红色展厅,几乎所有到馆内参观的团队和个人必到此打卡留影。没多久,锦江还放弃原定的配套停车场功能,将整个广场无偿提供给纪念馆作为公益活动使用。

  打造红色旅游圈

  长三角区域是中国革命的重要舞台,拥有丰富的红色资源,推进区域联动对加强红色资源保护利用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今年4月,沪苏浙皖文旅部门深化长三角红色旅游创新发展合作交流,签署《长三角红色旅游合作框架协议》。此后,长三角一些城市同步推出一批红色旅游产品,以满足市民群众多元化的红色旅游需求。

  记者注意到,此次立法设置了“长三角区域协作”专章,明确推动长三角区域红色资源理论研究协作,推动长三角区域加强馆际资源协作开发;推动长三角区域在红色主题文艺作品的选题、培育、研发、传播等领域加强合作,共同推出精品力作;打造长三角区域红色旅游圈等。

  “尽管长三角另外三个省没有相关立法,但我们这部条例征求过苏浙皖的意见,不少交流活动已经开始实施。”朱杰说。

  上半年以来,一批红色旅游线路产品在长三角区域十分热火。比如,4月市文旅局联动长三角省文旅厅(局)、地市文旅局、中共一大、新四军研究会举办了“东进之路”红色旅游主题活动;5月联动井冈山、遵义、延安、瑞金、嘉兴等城市推出“从初心之地到圣地之旅”红色旅游主题活动;6月会同嘉兴市等共同打造“重走一大路,共温红船情”红色旅游主题活动。

点击此处进入创新引领  传承弘扬——党的诞生地上海,立法为红色资源“保驾护航”专题

Copyright 2013, Shanghai Municipal People's Cong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人民大道200号 邮政编码:200003 电话:23111111
上海市人大常委会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严禁复制或镜像
推荐分辨率大于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