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上可变栏目

当前位置:专题首页 >> 决定实施

文汇报丨《上海市红色资源传承弘扬和保护利用条例》表决通过,将于7月1日起施行

2021年5月21日 17:38  来源:文汇报 作者:王嘉旖 编辑:吴志敏

  上海,党的诞生地和初心始发地。赓续百年红色文化,历经数月审议的《上海市红色资源传承弘扬和保护利用条例》(简称《条例》)今天(21日)表决通过,将于今年7月1日起施行。

WDCM上传图片

图为全新的景观和布置提升了一大会址及新建的一大纪念馆核心区域的整体氛围和环境。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值此特殊时刻,这座城市以丰富法治实践筑牢红色信仰之基。《条例》为红色资源传承弘扬提供可借鉴、可参考的方案。从名录制度到联席会议,一系列“接地气”举措将新发现、尚未被纳入现有保护机制内的红色资源也囊括其中。在摸清“红色家底”的同时,凝固红色历史,并内化涵养成这座城市独特的精神气韵。

  回望百年峥嵘岁月的同时,也接驳新时代、新生活。《条例》尤其强调红色资源活化利用。在城市全面数字化转型的当下,怎样激活红色资源,让其可感、可知、可及?《条例》鼓励充分运用科技手段实现数字成果共享。由此,红色资源传承弘扬与保护利用将从单一“输血”向“供血”“造血”转变,红色资源真正实现活起来、用起来。

  认定:一份名录的“进出”,联席会议精准定标

  寸土寸金的南京西路,细心的市民们发现,一处公共绿地不久前“上新”了一块纪念铭牌。铭牌上刻着“中共中央与共产国际代表联络点遗址”。扫一扫刻写其上的二维码,一段尘封过往跃然眼前。

 WDCM上传图片 

图为“中共中央与共产国际代表联络点遗址”

  上海,红色基因刻入骨血,红色资源遍布全城。南来北往的人们,总会不自觉走进街头巷尾的一个个红色场馆,瞻仰一座座红色丰碑。不过,在人们熟识的部分红色场馆外,还有这样一批红色遗迹。时光磨砺下,它们已失去了物质依附,缺少鲜明标识,面临最现实的“保护之困”。

  留存红色记忆、传承弘扬红色资源,清晰界定是重要前提。为此,《条例》引入名录制度,建议权则交由一个特别机构——红色资源传承弘扬和保护利用联席会议。根据《条例》,该联席会议建立在党委领导下,分为市、区两级,集结了包括宣传、党史研究、档案、文化旅游等多部门之力。

  “联席会议制度并非上海首创,但特别的是,《条例》赋予了它更多职责,”在市人大教科文卫委办公室副主任朱杰看来,该联席会议作为统筹、协调部门,将担起为红色资源“精准定标”之责。譬如,审定红色资源认定标准、指定相关部门对列入名录的红色遗址设置纪念标识等。

  未来,更多红色遗址也能拥有自身鲜明标识,供往来的市民游客们瞻仰纪念。上海的红色资源名录将是一份动态名单,“有进有出”。这意味着,新发现的具有重要历史价值、教育意义、纪念意义的红色资源享有进名录的同等机会。

  保护:一款条文的“考量”,考出城市治理“绣花功”

  树起标识、立起铭牌,红色资源清晰认定仅是第一步。浸润在日常的点滴细节,更为考验一座城市的治理“绣花功”。

  早在《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环节,就曾有街镇负责人主动提出,可以将他们的职责也在法条中列明。不过,该建议最初并未被采纳。对此,市人大也有自己的考量。遍布上海的大大小小街镇,正是支撑这座城市平稳运行的基础底座,本身就承担着诸多职责。

  讨论至此并未“一锤定音”。在《条例》审议过程中,街镇职责的划分始终是人们的关注焦点。在一次次实地调研后,市人大教科文卫委主任委员苏明发现,在红色资源传承弘扬和保护利用中,街镇的角色不可剥离。如何既厘清街镇职责,又不为其增添负担?一个包罗万象的数据大平台给了人们灵感。

WDCM上传图片

图为上海市“一网统管”市域物联网运营中心内景。

  《条例》最终明确,街镇负有辖区内红色旧址、遗址、纪念设施的环境综合整治和秩序管理之责。这对街镇而言并非割裂任务,而是在现有“一网统管”平台上“做加法”。譬如,一旦出现擅自涂改红色资源保护标识的现象,大数据平台能在第一时间主动捕捉、发现。街镇在获取信息后,再将其传送给文旅部门,再交由后者进行快速处置。

  围绕一款条文的细致考量,印证了这座超大型城市的精细化治理能力和水平。立法者将事关法条落地的细节“前置考虑”,将各相关主体职责在条款中一一列明,既体现了立法严肃性,也凸显了城市治理有温度。

  利用:一个小场馆的“生存”,红色资源不仅是纯投入

  从认定到保护,《条例》面对多元主体、庞杂法律体系,逐渐厘清了一条红色资源传承弘扬的脉络。但其目标又不止于此。《条例》名称中的“资源”二字其实有着鲜明指向——红色资源不仅是纯投入,更有待充分挖掘、活化利用。

WDCM上传图片

图为“青记”创始人之一的范长江之子范苏苏在父亲的照片前驻足凝视。

  距离人民广场喧嚣街区不远处,有一幢僻静大楼——南京饭店。“青记”成立会址纪念馆立身于此。80多年前,隆隆炮火声中,中国记协的前身中国青年新闻记者协会在这里诞生。与一般印象中的红色场馆不同,该纪念场馆主要由企业出资修缮,完全由其派员运营,其丰富馆藏全部仰赖家属捐赠。

  在红色资源保护利用中,调动市场主体积极性一直都是瓶颈难题。在朱杰看来,“青记”成立会址纪念馆的成功,其秘诀在于通过红色旧址保护、周边环境改善,实现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双提升”。“只有看得到实实在在的效益,市场主体才会有持久动力。”

WDCM上传图片

图为上海市博物馆协会联合17家红色类文博单位,以各馆红色文创产品为主打,组织为期3个月的展销季活动。

  在红色资源保护利用中,沪上不少红色场馆还挖掘出共性需求——文创产品。据此,《条例》鼓励利用红色资源开发文创产品,取得的收入可以用于藏品征集、继续投入开发等。《条例》还鼓励市场主体参与文创产品开发。法律层面上的明确,将减少市场主体的“后顾之忧”。未来,以版权合作为代表的开发模式,将撬动更多主体参与热情,为红色资源保护利用引来汩汩活水。

点击此处进入创新引领  传承弘扬——党的诞生地上海,立法为红色资源“保驾护航”专题

Copyright 2013, Shanghai Municipal People's Cong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人民大道200号 邮政编码:200003 电话:23111111
上海市人大常委会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严禁复制或镜像
推荐分辨率大于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