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上海市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

当前位置:专题首页 >> 代表热议

《街道办事处条例》16年未修改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将市级机关精简的百分之十编制充实到基层,
这一信号触动了来自社区的代表们,他们疾呼明显不适应现状的规定应废止或调整
来源:文汇报  作者:顾一琼 邵珍  时间:2014-01-24 10:56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今年要把市级机关精简的10%人员编制,充实到人口快速导入区和基层一线的执法管理力量。在“两会”现场,一批来自社区的市人大代表感觉看到了“信号”:编制下来了,人力增加了;下一步,政策、机制该变了。

  首先需改变的就是自1997年实施至今的《上海市街道办事处条例》。代表们指出,随着城市社区功能不断强化,街道所承担职责越来越大,管些什么、怎么管,已成为困扰诸多街道干部的大问题。

  市人大代表、南京西路街道党工委书记郑维琴,市人大代表、徐汇区虹梅路街道党工委书记卢蕴玉,市人大代表、虹口区曲阳社区(街道)党工委书记赵强呼吁,及时修改《上海市街道办事处条例》,明确街道的基本职责、经费来源,对于有些明显不适应客观现状的规定应予以废止或调整;一些实践中行之有效的改革举措,则应当通过立法加以确认。

  没有执法权的街道总是要牵头执法

  临近年底,郑维琴特别忙:最近两个月,街道牵头进行了20多次集中综合整治行动。郑维琴直言不讳:“如果街道不出面牵头,一般情况下,相关职能部门的这类整治行为会少很多。”

  郑维琴说的这种情况,在各街道比较普遍。街道作为政府派出机构,其本身没有执法权也没有执法队伍;但现阶段,很多事项的考核与评判都体现在街道层面,比如市容环境、食品安全,一旦发生问题,“板子多数打在街道身上”。

  《街道办事处条例》规定:街道办事处设立街道监察队,接受有关行政主管部门的业务指导和监督。但是,2012年市人大常委会通过的《上海城市管理行政执法条例》规定,区、县城管执法部门应当在镇(乡)、街道派驻城管执法机构,负责本区域内的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工作,镇(乡)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可以组织协调城管执法机构在辖区内开展城市管理行政执法活动。

  监察队早已不复存在,管理体制已经改变,但《街道办事处条例》并未跟进调整,代表们坦言,执法现状是:专业部门想管的时候强调专业管理权和领导权,不想管的时候就强调街道综合管理、综合协调职责。最终的结果就是街道因“无限责任”不堪重负。

  街道不是“有钱”的代名词

  目前,上海街道经费来源各不相同。有的经费依靠区财政全额保障,有的则倚重街道自身招商引资,相互之间“贫富悬殊”。记者了解到,早在2年前,处于上海“第一梯队”的街道光招商引资所得的税收就达数十亿元,而有的街道则常常因没有资源而需要上级政府贴补。

  不同街道所拥有的经费额度大相径庭,但给人的感觉却总是“街道很有钱”。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街道党工委书记曾抱怨:“很多条例里没有出处的资金都问街道要;而群众也认为街道有钱包办事,一味躺在街道的身上。”事实上,在依法行政的背景下,街道书记“一支笔”的时代已经过去,资金运用呈现刚性特征,没有纳入预算的资金很难支出。卢蕴玉直言,招商引资的任务还是留在区层面,让社区全心投入到社区服务工作之中。

  办事流程需要与职能部门“边界缝合”

  “社区治理,说到底,要求作为政府派出机构的街道能做到有进有退。”郑维琴这样理解,“对于秩序方面的治理管理,街道要进一步有担当有作为;但对于更多社区自治方面的问题,政府要敢于放手,敢于退出,依靠社会团体等其他力量。”

  “进退之间,要注重‘边界缝合’,避免出现‘三不管’。”赵强建议,修改相关条例,进一步规范街道办事处的工作及流程。很多街道党工委书记都将拆违作为例子。如果说完全按职责分,应由拆违办负责。但按照拆违办的工作流程,从举报到落实拆除差不多需要近6个月时间——6个月,不仅违建已经成型,还会引发仿效,“这就需要街道及时发现、及时上报、组织群众配合阻止违章搭建等,避免边界疏漏,积重难返。”

Copyright 2013, Shanghai Municipal People's Cong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人民大道200号 邮政编码:200003 电话:23111111
上海市人大常委会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严禁复制或镜像
推荐分辨率大于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