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上海市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

当前位置:专题首页 >> 微访谈

陈必壮代表:合法拼车可否适时推出 还须法律配套及时跟进
来源:上海人大公众网   时间:2014-01-23 13:50

图像

市人大代表、城市综合交通研究所副所长 陈必壮  

  今年元旦起,北京取消了对市民拼车的限制。在上海,市交港局表示,拼车仍属于本市储备政策,是否采用还得“想想透”,如果盲目推出,可能滋生更多黑车。那么,在城市交通“肠梗阻”愈发严重的当下,这种类似起源于上世纪40年代欧洲的“汽车共享”的出行模式,在中国到底是否行得通呢?记者就此访问了市人大代表、城市综合交通研究所副所长陈必壮。

  记者:近年来,上海、北京等特大型城市的交通“肠梗阻”愈发严重,拍牌、摇号等限制机动车的举措持续实施,收取拥堵费在北京多个条例中被提及,也被纳入了上海的储备政策。而从今年元旦起,北京放开了对市民拼车的限制,对于拥堵程度正逐步向首都靠拢的上海,是否有必要提前研究、适时推出该举措?

  陈必壮:上海正在打造“公交都市”,轨道交通总长已超500公里,并且还在持续推进建设,相应的公交线路也在发展中。不过,从目前来看,无论是交通布局还是服务意识都存在一定的缺陷,需要不断地调整与改进。比如说,今年跨年夜,凌晨3点多,街头还到处是找不到车回家的人,当时的情形就是地铁运营结束、公交夜班车挤爆、出租车胡乱开价。如果相关部门能够预判客流,提前做好应对,或者就可以避免跨年夜公共交通集体“失踪”的尴尬。

  在日常的上下班高峰时,在公共交通服务之外,相应的交通服务也存在一定的缺口。拼车,如果由有关部门牵头,通过一个统一的平台进行组织,就可以使得私车出行相对集约化。拼车有着多种组织方式,也存在的一定的风险,这就需要从立法的层面对其进行规范。

  记者:目前理解的拼车是指汽车使用权共享,大家事先约好后,集中一辆车出行;或者每人都有车,但轮换着共同出行。实际上,在欧洲“汽车共享计划”相对成熟的地方,已有更多拼车出行的模式,是否会对我们有所启示?

  陈必壮:当下上海的道路资源分配并不合理,每天上下班高峰时间,大量的私家车行驶在道路上,实际通行效率就相应地下降。从汽车产业的角度来讲,全面限制私车并不现实,但如果合理引导拼车,效率就会有一定的提升。

  比如说,前几年上海出租车平均每车次载客1.8-2人,而现在已降到1.6人。我们是不是可以尝试鼓励出租司机和乘客在一些特定的情况下,适当进行拼车。打个比方,两个人都要前往浦东机场,其中一人住在另一人前往机场的路线上,就可以尝试拼车。当然,要两个人平摊一个人的费用司机不会接受,两个人都付全价又何必要拼车,那就得在计费上有所突破,比如可以每人都只付70%,大家都得实惠。

  另外,欧洲的“汽车共享”除了我们通常理解的志愿拼车,还包括了区域拼车。比如说,我们在虹桥商务区里面设置5000辆可租赁的会员制电动汽车,类似现在闵行的公共自行车,在整个区域内进行流通,这也是集约式的小汽车出行。当然,得做好租赁流程设置,别出现光办个手续就要花上20分钟的情形,那就失去了汽车代步的意义。

  记者:虽说从广义上来讲,拼车有多种模式,但在狭义上,大家更多的理解还是几个人凑一车的志愿式拼车。不过,这种模式下,需要“契约精神”贯穿其中,而且对于是否有黑车借此拉客也难以鉴别,该怎样避免放宽拼车限制可能带来的黑车滋生呢?

  陈必壮:从北京的情况来看,明确合乘各方需通过签订合乘协议的方式明确出行线路、乘车地点、安全责任、费用分摊等各自权利义务,并在合乘前进行信息核实,确保行车规范和安全。上海的交通主管部门抱以审慎的态度,市交港局局长孙建平在参加媒体访谈时表示:对拼车的做法要想想透,对可能产生的问题一定要有预判,一定要有管理办法。

  拼车这一汽车共享的出行模式,其发展必然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市场创新才是解决拼车滋生黑车等问题的根本途径。比如,在主管部门的指导下,成立一个契约平台,推出一款拼车软件,使得拼车透明化,彻底纳入监管;或者,在政府的牵头下,革新现有的租赁车服务,将其开进社区,让汽车出行变得更加集约化。当然,相应的法律法规是非常必要的,这是法制社会对于新事物发展的基本态度与管理模式。

Copyright 2013, Shanghai Municipal People's Cong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人民大道200号 邮政编码:200003 电话:23111111
上海市人大常委会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严禁复制或镜像
推荐分辨率大于1024*768